娱乐城
您的位置:主页 >

作者:admin 来源:原创

阿亮汗颜:“好吧,家里面有我,你就放心吧。有空多打电话回来让他老人家放心,老爸挺想你的,老和我叨唠,我快受不了了,都不知道我是不是他亲生儿子,你有空就回来看看。”

牌官见大家都跟注完毕,继反赌郑太顺续发牌,这一次,给德国壮汉的牌是方块小三,日本女人的是红桃Q,秦少游的是红桃九,而那个黑桃K的大哥拿了最小的反赌郑太顺方块二。

“我习惯了。”卡列尼娜舒服的坐在柔软的沙发上,喝了一小口伏特加。

“怎反赌郑太顺么了?”秦少游被刘小青吓了一跳,连忙走过去。

秦少游把自己蛊惑李健豪参加韩国总统竞选的事情,从头到尾给刘小青讲了一遍。刘小青等秦少游讲完,没有表现的太过震撼,因为秦少游所做的事情总是天马行空,她早已经习惯了。刘小青整理了一下思路,从利益的角度出发,开口问道:“老板,你说你要组建亚洲基金。有多大地把握?”刘小青并没有问秦少游把李健豪推上总统之位有多大把握,而是直接问亚洲基金的事情,可见刘小青对秦少游的信心有多大。

倒是旁边的盛芊芊狂妄的指着秦少游面前的桌子,对酒反赌郑太顺吧老板说道:“你赶紧让他们滚,我现在要坐这个桌子。”

刘天叹了口气道:“渣打银行现在是秦少游地旗下银行,看来他和索罗斯已经联手了,毕竟他是量子基金的主要投资人。”

刘小青接过秦少游分出来的资料反赌郑太顺,问道:“老板,我反赌郑太顺需要注意整理什么?”

刘天见秦少游不说话,继续劝说道:“秦先生,我可以私下透露给你一个消息。”

上一篇:3U娱乐城优惠活动 下一篇:赌博的相关知识

公司首页 |  公司简介 |  注册咨询 |  新闻资讯 |  优惠政策 |  自贸区注册 |  商标申请 |  法律法规 |  商务服务 |  服务项目 |  联系我们
娱乐城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